走進津石項目系列三:津石脊梁
  時間:2019-08-08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能稱得上脊梁的人不一定頂著光環聲名遠揚,但必然是將熱情與謹慎、堅守和責任傾注工作的人。在中國鐵建中鐵十五局集團四公司津石項目,有一些人,他們肩負責任重托,挺起一線脊梁;也有一些人人,他們堅守崗位無謂晝夜,盡職盡責不聲不響。不一樣的是崗位,一樣的是態度,他們結成敬業、技術精湛,爲項目建設穩步推進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
業精于勤荒于嬉,行成于思毀于隨

“我來的時候,這裏都是荒草和樹,要在裏面鑽來鑽去勘測、定邊界。從2月份風大陰冷到現在高溫暴曬,蚊子叮咬、風吹雨淋已經習慣了。”

常衛衛主要負責的是工程測量,在集團公司舉辦的五一“企業工匠”評比中,經公司工會推薦,被評爲局勞模。從07年到現在12年一直伴隨鐵路、隧道、橋梁、路面,在山區跋涉,于平原拓荒,各種複雜地形勘測經曆使他練就過硬的專業技術,經驗豐富,基礎紮實,最難能可貴的是他性格沉穩,言出必行。他話很少,帶著一點拘謹,但說起工作瞬間像是變成另外一個人,嚴肅而謹慎“我們不能出錯,出錯造成的損失會很大,半點都不能馬虎。”

領導和同事說起他,語氣裏總是帶著感歎和敬佩“他話不多,很靠譜,能答應就能做到,做完了肯定會有回應,不管幾點。”樂于助人、無私教授仿佛是常衛衛的標簽一般,名副其實的測量導師。

說起生活,他只是簡單地擠出幾個字,或是沉默和笑,談及過往工作時也許有所觸動,他神色突然暗淡了下來,低頭看著雙手,說了句:“有時候趕上惡劣天氣,差點沒有測完,就淋點雨,有時候在山裏來回不便,就帶點吃的,夏天還好,冬天有點冷硬,這倒是沒什麽,其實……”,話未說完,他停下來,開始沉默,手指不經意劃下眼角,但下一滴又流了出來,他低著頭背過我,尴尬地解釋說:“是煙味兒熏的……

世間安得兩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

總工榮豔斌就是那個把技術員稱爲“孩子”的人,從二月中旬到現在,他一直守在津石項目工地,“上次回去是孩子一歲生日,匆忙趕回,到的時候大家已經開始吃飯了,那是自孩子出生後,我第二次見”。頓了頓,他長呼了一口氣又說:“都是孩子媽媽在照顧,感覺虧欠家庭有點多,不過我還不是回去次數最少的人,在項目上,大家都是這樣的。”

總工的經曆和感慨不是個例,在四公司乃至整個施工單位都是普遍現象,更是一代又一代建設者們的縮影。在家庭中,父親和丈夫的角色是缺失的,他們朝乾夕惕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于工作,在“鐵建人”這個角色上追逐著圓滿。很多時候,我們總是會爲了某種信念和願望窮盡一生,做出選擇甚至顧不上權衡,在鐵建,這種信念或許是一種工匠精神,亦或是建設的情懷。

“可能不應該把自己想的那麽重要吧”,但是肩上的擔子和心中的責任感促使著他們日複一日堅守工地,輾轉在一個又一個項目之間,在單調而又艱苦的環境中傳承著“鐵人精神”。

以誠感人者,人亦誠而應

四公司津石項目第七標段主要涉及一鎮兩村,初來乍到,征拆遷工作並沒有預想的那麽順利。碼頭文化帶來困擾的同時,王穩莊鎮特有的“不差錢兒”氣息讓負責征拆遷工作的潘富民感到些許棘手,第七標段經過的王穩莊鎮下轄兩村是中國有名的釘子生産基地,村子比較富裕,村長更是身家豐厚,對于招待標准有限且嚴格的項目駐地來說,跟這樣的村長、村民打交道難免有些力不從心。

“咱們跟人家打交道,主要就是交心,處感情,讓人家看到咱們的誠意,多跑多幫忙,有合作優先村子,互惠互利,時間久了總能打動人家。”

潘富民同志很幽默講述和村長、村民打交道的經曆,從最初拜訪,到尋求間接合作,在便道磚渣購置、工地樹枝樹根以公道價格承包給村子等事項上與村民互惠互利,增加溝通和了解。“只靠嘴巴跟人家聊天是不行的,要想辦法讓人家接受咱們,交往看人品,人品要正。”

在征拆遷工作中,遇到“釘子戶”村長會幫忙勸解,並主動與項目工作人員溝通聯系,“後來村長還請咱們吃飯,咱們也禮尚往來,雖然咱們酒不比人家好,可人家不在乎,人家看中的是咱們的人品和誠意。”以誠感人者,人亦誠而應,征拆遷工作繁複,涉及範圍相對交廣,容易引發矛盾摩擦,津石項目因時制宜、因勢利導、以誠待人,爲後續工作開展奠定良好的基礎。


中國鐵建中鐵十五局集團四公司  黨委宣傳部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